400-812-5611 / 021-31006861

600多所本科院校轉型為職業技術學院

網站首頁    公司資訊    600多所本科院校轉型為職業技術學院

  600多所本科院校轉型為職業技術學院
  【慧聰教育裝備網】不久前,一份“全國600多所本科院校轉型為職業技術學院名單”廣為流傳,據稱是源于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教育部副部長魯昕的發言。6月底的國新辦發布會上,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司長葛道凱對這一消息進行了“修正”:轉型的院校將以應用技術型大學為方向,并不是降格為高職,提出轉型申請的目前有130多所。
  盡管涉及的高校在數字上有出入,但從葛道凱“轉型的并非僅限于新建院校,而是從現有本科高校中劃出一部分,推動他們面向應用型、技術型人才。轉型的學校可以是新建學校,也可以是歷史悠久的名校”的表述中不難看出,中國普通高校即將面臨1999年擴招、新建以來的結構性調整,通識教育轉向專業教育的探討和探索已經存在了很長時間,而由政府主導的大規模轉型尚屬首次,高校改革大幕即將開啟。
    
  消化存量

  自2010年教育規劃綱要頒布以來,教育部就開始籌劃高等教育體制和結構改革,核心是改變以往單一的學術型或研究型辦學模式,將高職、新建地方本科院校、獨立學院納入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對高等學校將實行分類管理。從近日國務院出臺的《關于加快發展現代職業教育的決定》以及教育部等6部委印發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規劃(2014~2020年)》來看,今后高校將分為研究型高校、應用技術型高校、高等職業學校。
  從上世紀90年代末開始,高校規模不斷擴大,一大批新建學校誕生,中國高等教育進入了擴張式發展的階段。相關數字顯示,截至2013年底,我國普通本科高校879所,其中211大學112所(包括39所985高校),地方本科高校767所。在地方本科高校中,1999年以來新建的本科高校646所,1999年以前建立的普通本科高校131所。
  而與此最直觀的對應就是就業率的錯置。教育部2012年全國高校畢業生就業率排名顯示,就業率排名第一的是985高校,第二位是高職院校,第三位是211大學,第四位是獨立學院,地方普通高校墊底。占高校絕大多數的普通院校已無法為市場提供充分且成熟的人力資源。因此,本次高校轉型改革,主要是解決普通院校,尤其是新建校的問題。他們的辦學模式完全參照學術研究型大學,定位不明確,不少院校更熱衷于學院升大學、專科變綜合。改革即在于消化1999年以來擴招擴建帶來的存量,地方院校既不能為有效緩解就業難的問題,在助推產業升級、地方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方面亦沒有過多建樹。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世界經濟和產業格局的重心重新回歸實體經濟,昔日的“制造大國”如何完成“低碳經濟”和“綠色增長”的升級,也對人才培養模式的分層提出了現實需要。
  去年年初,教育部就開始著手轉型的調研和論證。據魯昕介紹,教育部組織了15個省份35所地方本科高校及研究機構,系統研究歐洲實體經濟、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和應用技術大學的發展,開展了以1999年新建本科高校為重點的地方高校轉型發展課題研究。
  2013年底,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發布了《地方本科院校轉型發展研究報告》,課題組的負責人孫誠表示,歐洲的應用型大學給中國的新建本科學校轉型提供了很好示范。特別是面對金融危機的沖擊,瑞士、德國等實體經濟發達的國家都保持了強有力的國際競爭力和強勁的復蘇能力。其中,“德國模式”被相關研究者更多關注。報告顯示,從1993年到2012年,德國應用技術大學的數量從125所增加到214所,遠高于其他類型高校的增幅。2013年,德國應用技術大學在校生約占德國高校在校生總數的1/3。學制3年,學生畢業時獲得學士學位,并取得專業技能證書。應用技術型大學有近一半的教師屬于“雙師型”,他們既在學校教書,同時也是企業中的高級工程師。
  顯而易見,由政府部門推動的高校轉型改革,將以歐洲應用技術大學為藍本。在未來的高等教育格局中,大部分的高校專門承擔高級技能型人才的產出功能,而少部分的高校則繼續保持或者說回歸到精英化教育的學術路線,將各自的定位清晰化。繼2009年研究生教育開始區分為“學術型”和“專業學位型”、2014年3月教育部表示新的高考改革方案將以技術技能人才高考和目前的學術型人才高考相區別之后,高校的分類也被正式納入改革范圍。
  而對于地方政府和地方高校來說,是不是積極轉型、轉型的動力有多大,恐怕自有一番得失計算。
  地方的“盤算”
  按照教育部的說法,上海、山東、江蘇、天津等地的教育主管部門已經發出了地方本科高校整體轉向應用技術型的要求。其實,早已釋放出積極信號的并非僅限于這幾個地方。
  教育部正式發布消息以前,“本科階段轉型一批高校”就已經被列入河北省2014年教育工作的重點,河北教育部門還表示愿意在全國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河北省共有兩所211大學、42所二本院校、20所三本院校、74所高職專科學校。這一高等教育的基本盤似乎被地方政府寄予了厚望。去年底國務院提出了5年壓縮8000萬噸產能計劃,其中的6000萬噸就落在了鋼鐵第一大省河北。日前公布的27省份上半年GDP增速排名中,河北省以5.8%墊底。因此,產業轉型的壓力對河北尤甚。
  對此,河北科技大學電子商務系系主任高文海感受頗深。河北科技大學是河北初步選定的此次轉型試點學校。現在學校已經放假,高文海和幾個學生志愿者仍得守在辦公室,籌備石家莊市電子商務協會成立大會。去年參加電子商務大賽時,高文海發現,南方的很多高校在電商領域已經做得相當成熟,于是就有了聯合河北幾個高校創辦協會的想法,他與商務局接洽時,對方也正有此意,一拍即合。電子商務系便成了發起單位和協會秘書處的所在。
  “現在的政策環境對我們是一個機會,首先是傳統的企業要轉型,其次河北省調結構的壓力非常大,省里也撥了很多資金發展電商,但是存在重復建設的問題,這些行業將來必然要重新洗牌。對高校來說,就要抓住這個機會培養應用型的人才。”高文海說,企業現在非常缺這方面的人才。他接觸的大量企業總會問有沒有好學生。
  經濟轉型促生了龐大的市場需求,但是在高校的學科建設中,像電子商務這樣的專業卻始終擺脫不了邊緣位置。從2002年設系伊始,高文海便把這一專業定位為應用型,在河北科技大學這樣一所工科背景的院校爭取立足之地。
  “2005年以前,我們的教學都是用模擬軟件,在一個封閉的環境里模擬購物平臺,那時候電商也不是很多,找實習和項目的機會都不多。”高文海說,淘寶興起之后,教學開始從模擬轉向實操,系里鼓勵學生網上開店。不過,都是局限在少數人范圍內。此后,電商的大發展也帶動了高校對創業的重視,例如,浙江的義烏商學院鼓勵學生網上開店創業,達到一定交易額就可以免學分。高文海說,學校這時候開始重視,在新校區給了一塊地方專門承接項目,也申報了河北省的專業綜合改革。
盡管如此,他所堅持的職業教育和創業教育仍然要面臨低端化的偏見。
  高校的應用型探索只愿意在現有的框架下以微調的方式進行。在現有的評價體系下,高校能表現出的魄力僅僅局限于個別專業應用化拉動的就業率,在過去的10年中,他們費了很大勁才從學院轉為大學,二、三本升為一本,自然不愿意看到重回原點的“轉型”。
  “據我了解,科大雖然是試點,但是將來應用型的轉型可能只涉及本三,也就是獨立學院,本一和本二還是要向學術型發展。”高文海說。
  河北科技大學被省教育廳“欽點”為首個試驗者,但實際上,校方的態度并不像教育主管部門那樣熱情。一位不愿具名的河北省高校機關黨委書記說,科大實際上并不愿意當試點。學校會擔心轉型帶來的稱謂變化使學校降格,從培養本科生變成培養高職生。“省教育廳原來也想把石家莊鐵道職業技術學院和交通職業技術學院兩所學校合并成一個應用型大學,但遭到了反對。校領導肯定有積極性,合并之后變成本科,領導就是正廳級了,但是對大量的中層干部并沒有好處。而且,還有很多現實問題,教職工的生活圈子和交通都要跟著動。”據這名人士透露,由于其中一所學校的書記強烈反對,教育廳就把他調離了,不過仍然沒有合并成功。“沒有高校校長的支持,教育主管部門要推動轉型是很難的,畢竟,高校校長由組織部門管,教育部門拿他們也沒辦法。”他說。
  各個學校都有自己的盤算,教育部門面臨的阻力可以想見。河北省多名高校受訪者均表示,除非國家有明確的文件和配套措施出臺,否則高校只會求穩,對于轉型沒有多少動力。一些積極要求轉型的地方也對政策拿捏不準,只能等《關于引導地方本科高校轉型發展的指導意見》出臺后,再定具體方案。
  各方擔心
  對于普通高校來說,走介于學術型和應用型的中間道路是更符合眼前利益的選擇。給自己留出一定的挪騰空間,可進可退。盡管很多地方院校名義上早就將自己定位為應用復合型人才的培養,并非走高端路線,但是縮小為一個小概念顯然要受到制約。
  “我們學校應該不存在轉型的問題,我們培養的學生都是面向鐵路建設一線的。這么多年來可以說一直是‘兩條腿’走路,在學術建設方面也取得了很大成績。”石家莊鐵道大學宣傳部部長張學軍說。這所學校2010年才由學院更名為大學,在10所鐵道行業大學中,偏重基礎修建技術。據該校宣傳部副部長趙彥斌介紹,未來應該不會修改招生計劃或者培養方案。“我們一直以來就是按照應用型培養的,但是如果一下子讓我們定位,按照應用型大學辦,我們的基礎理論和學術研究正在向上發展,那還走不走了?”他說,學校今年3000多名畢業中,有900多名簽了新成立的中國鐵路總公司系統,取代以往的主要去向中國鐵建(601186,股吧)和中國中鐵(601390,股吧),成為學生就業的“大戶”。中國正處在高鐵大發展、并且向海外拓展市場的時期,像石家莊鐵道大學這樣的高校自然不會面臨嚴峻的就業壓力,只要城鎮化的進程仍保持高速發展,維持現狀就能鞏固自身在高校格局中的優勢。
  “如果在我們這種學校強推,發展肯定會受到限制,而且應用技術型大學的內涵是什么,應不應該包涵高端的理論研究都應該探討。按照我的理解,轉型應該是職業教育本科化吧。”張學軍有點不確定地說。
  “職業教育本科化”,這當然是職業技術院校、獨立學院和民辦學校更愿意看到的轉型導向。最近幾個月,各地紛紛傳出這幾類學校升格的“捷報”。4月,重慶市6所市屬學院成立聯盟,確定轉型為應用技術型大學;5月,華中科技大學文華學院和武漢長江商學院相繼宣布獨立、改名。不久后,武漢又有3所民辦校加入轉型規劃;6月,山西興華職業學院轉為山西應用科技學院,成為山西省首所應用技術型本科高校。
  繼2000年前后掀起的“專升本”浪潮后,地方院校將面臨重新定位的“二次轉型”,如果“轉型”異化為職業技術學院、獨立學院以及民辦高校的投機式“狂歡”,高等教育將不可避免地重走注水式發展的老路。高校大調整由政府主導還是將辦學自主權交給學校,需要一場更大的改革。

2014年10月15日 15:20
?瀏覽量:0
香蕉视频www观看无限制版_香蕉视频911app污安装下_香蕉视频下载app免费ios版下载